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封神之灶王爺奮斗史 > 第五百三十二章 奮力一搏 死中求活

第五百三十二章 奮力一搏 死中求活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齊元并不知道被他們剿滅的那處魔巢,恰好又是血魔建立起的勢力。

  那處地下魔宮之中的大量魔道資源,也都是血魔為了順利轉修魔功這才收集起來的,更不知道魔巢被他搗毀之后,血魔已經去向波旬求助。

  他此時已經帶著幾個孩子返回了峨眉。

  回來之后,將鶴靈兒齊金蟬他們交給楊嬋教訓一番之后,他自己就跑去修行了。

  自從去了上清天,得到通天教主的指點之后,他的道行就一直都處于高歌猛進的狀態當中,如今已經修煉到了金仙巔峰,進步之快,讓齊元都感到有些奇怪。

  畢竟這種修煉速度實在讓人感到不可思議,以至于他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。

  不過,在他仔細的分析過后,卻又覺得似乎沒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。

  雖然他的進步之快遠勝常人,但他身上擁有諾大的仙道功德,本身又是延續截教氣運之人,還享有諾大的劍道氣運加身,再加上自身悟性不差,又有通天教主指點,能有如今的道行似乎也不為過。

  這么一想,齊元也就不再糾結,反而想趁著目前進步神速的階段抓緊時間修煉一下,看看是否能夠趁機突破大羅金仙。

  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,但不試一試又怎么知道不行。

  何況現在劍道在三界流傳甚廣,許多煉氣士都已經習慣了祭煉一把飛劍做為防身之物,這無形之中又讓他得到了不少劍道氣運加持,說不定就能借助氣運一蹴而就修成大羅之道呢。

  在齊元閉關期間,西方佛門也已經正式派遣弟子踏足東土,開始向九州人族傳授佛法了。

  為了不引起道門太大的注意力,佛門這一次并沒有派遣教中高層,而是從底層弟子當中篩選出了兩個法力不高,但卻能言善辯的佛門弟子東行。

  此二人一個叫做攝摩騰,一個名喚竺法蘭,都是土生土長的西方子民,自幼禮佛,參禪念經,無所不通,對于佛法的理解遠超常人。

  雖然這兩個佛門弟子來到東土之后短時間內并沒有取得太大的建樹,但憑借他們舌綻蓮花一般的口才,經過數十年的積累之后,也在民間以及朝堂都站穩了腳跟,有了第一批的信徒。

  只要他們在此基礎上慢慢發展,未來人族信奉佛法的民眾肯定會越來越多。

  只不過這種一步一個腳印的傳播佛法的方式雖然穩妥,但進展太過緩慢,而且在道門占據主流的情況下,他們若要穩妥發展,所需時間實在太長,甚至說不定還沒等發展起來,就有可能被道門給打壓下去了。

  所以靈山之上的一眾佛教高層也在暗中醞釀著一個計劃,打算加快傳教的速度。

  齊元一心在山上清修,雖然他每次閉關的時間并不算太長,隔一段時間就會出來放松一下心情,但對于佛法東傳之事并沒有太過關注。

  畢竟佛教東傳非他所能阻止,目前佛門在九州的勢力也不大,還沒必要讓他整天關注佛門動向。

  而且他現在主要的經歷還是放在了悟道修行之上,期望著什么時候能夠修煉成大羅金仙。

  不過大羅金仙并不是這么容易修煉成的,這需要對大道有著極深的領悟才行。

  經過這些年的閉關,雖然讓他的道行再進一步,法力積累的也更加渾厚精純,但對于大羅之道,依舊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  其實許多金仙在晉級大羅之境的時候,會嘗試著找一些參照物,比如符合自身大道的先天靈寶,煉化之后可以借鑒其中先天大道法則來完善自身之道。

  可惜齊元身上雖然有一件上品先天靈寶落寶金錢,但這件靈寶跟他自身劍道不合,借鑒意義不大。

  至于身上另外一件護身用的先天一氣上清神符,雖然防守之力強大不下于中品先天靈寶,但其中道禁卻主要是通天教主祭煉進去的,而且還是以防守為主的神符,跟他一身強橫的殺伐之力同樣不相匹配。

  既然沒有相應的先天靈寶供他參考,齊元也就只能依靠自己苦苦參悟自身大羅之道了。

  不過,他想安靜修煉,有人卻偏偏不愿看到他整日這般逍遙。

  這天,峨眉弟子跟往常一樣,都在忙著各自的事情。

  三百六十位內門弟子布下劍陣,正在半空演練陣法,突然,一聲驚呼傳來。

  眾人詫異的望向那個傳出驚呼的弟子,心中詫異,不知這位同門不好好操練陣法,胡亂叫喊什么?

  帶領這些弟子操演劍陣的長老見此,更是心中不悅,剛要出口呵斥驚呼出聲的那個弟子,突然心神之中感到一陣心悸,猛地轉頭朝著西面方向看去。

  就見西方天空飛來一顆千丈大小的隕石,就仿佛一顆巨大的流星一般,通體血紅,帶著熾熱無比的火焰光芒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砸了過來。

  “變陣,快,星辰之網,網羅乾坤。”

  長老心中雖然震驚無比,不知什么人居然膽敢襲擊峨眉劍派,但他久經歷練,很快就反應過來,知道這些弟子道行不算太高,此時讓他們分散逃離已經來不及了,只能奮力一搏,死中求活。

  “喝!”

  數百弟子也顧不得慌亂了,聽到長老的命令之后,本能的變動陣法,以飛劍為星辰,分化出一道道絲線一般的劍氣相連,化作一面星辰大網,試圖兜住正在極速飛來的隕石。

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一聲輕響,星辰劍氣組成的大網直接被隕石擊破,那些飛劍更是被撞的四處飛散,甚至還有數十柄飛劍直接被撞斷,而那碩大的隕石幾乎沒有絲毫停頓的繼續砸落了下來。

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“快躲開……”

  這些道行不高的弟子面對這種遠非他們可以抵擋的力量,頓時慌亂起來,一個個驚慌失措的到處亂飛,沒了分寸。

  還有一些因為飛劍折斷的緣故,口噴鮮血,神色萎靡,顯然已經受了重創。

  雖然這些弟子全力飛行,但他們道行不高,哪里能夠躲得過這般快速的襲擊。

  眼看隕石就要砸落在他們身上的時候,猛然從下方飛出一道劍光。

  劍光長達千丈,閃爍著犀利的光芒直接劃破虛空迎向了正在極速飛來的隕石。

  噌的一聲,隕石被劍光斬碎,化作千百塊帶著火焰的石塊向著峨眉各處落去。

  咻!咻!咻!

  一瞬間,各峰之間就有無數劍光飛來,將那散落的隕石斬成齏粉,沒有落下分毫。

  “還愣著做什么,還不趕快隨我下去。”

  帶隊的長老呵斥一聲,眾弟子連忙收斂心神,伸手召回先前被撞飛的飛劍,連忙向下方落去。

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 悠揚雄渾但卻又有些急促的鐘聲響起,轉瞬間就傳遍了整個峨眉。

  峨眉山上各峰各殿,所有弟子無論原先正在做什么,此刻聽到鐘聲之后,都紛紛放下手頭的事情,一個個駕起劍光返回各峰駐守。

  同時,各峰之間一座座防御法陣綻放出各色光芒,相互連接在一起,組成一座巨大的陣法,將整座峨眉山都護在下面。

  “什么人膽敢犯我峨眉?”

  清冷的聲音遠遠傳出,齊一的身形飛起,面向西方,眼神之中充滿了冰冷的殺意。

  峨眉自從開宗立派以來,除了最開始那一兩百年有過幾個不長眼的妖王,因為麾下小妖作惡被峨眉弟子斬殺之后不服,來找過峨眉劍派的麻煩之外,這么多年以來,再也沒有哪個膽敢來這里鬧過事。

  而今,峨眉已經成為了三界屈指可數的大派之一,甚至可以說除了各教之外,算得上是道門之下第一大派,沒想到竟然還會被人出手偷襲,險些一擊殺死數百弟子,此舉自然讓執掌峨眉數百年的齊一震怒不已。

  “小輩,果然是你。”

  一個充滿了憤怒和怨毒的怪異聲音傳來,隨后就見西面天空突然浮現出無邊黑云,遮天蔽日一般飛快的來到峨眉上空,一瞬間就讓整座峨眉山都陷入了黑暗之中,僅余那些陣法傳出的靈光還在閃爍。

  齊一劍眉微揚,他自然看得出這并非是什么黑云,而是無數陰煞之氣匯聚成云而已。

  只不過讓他詫異的是,黑云之中的那個存在竟然認識自己,但可他可以肯定,自己絕對沒有聽到過這個聲音,否則絕對不會記不起來。

  不過這并不重要,只看來犯之敵這一番聲勢就知道定然是魔道中人。

  這也正常,除了魔道那些性格扭曲不能以常理揣測的存在之外,三界之中還真沒有別的勢力膽敢打上峨眉。

  “來者何人,藏頭露尾的又算什么本事。”

  齊一冷笑一聲:“既然已經來了,不妨現身說話。”

  “小輩,不過千余年的時間未見,修煉速度倒是夠快,居然已經修成了太乙玄仙。”

  黑云正中,一個數百丈大小的骷髏頭浮現出來,兩只黑洞一般的眼眶之中浮現出幽幽鬼火,碩大的嘴巴一張一合,發出甕聲甕氣的怪異聲音。

  “哦?”

  齊一有些詫異:“你……見過我?”

  “混賬東西。”

  骷髏頭聞言頓時大怒,周圍無盡陰煞隨著他的呵斥而翻滾起來,顯然已經怒急:“當年我在佳夢關外借助萬鬼修行,就是你帶著幾個小輩壞了我的魔體,若非是你,我又何至于落到現在的境地!”

  “原來是你!”

  聽了骷髏頭此言,齊一頓時想起當初跟幾個師妹一起外出,解決佳夢關百鬼夜行之事的時候,遇到的那個魔族了。

  他有些奇怪地問道:“我記得你當初逃走的時候,頭顱不還是完好無損的嗎,怎么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了?”

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顯然齊一的話語觸碰到了血魔的痛處,他怒吼一聲:“還不是被你們師徒給害的,你們這幾個小輩毀了我的肉身,你師父更狠,竟然斬碎了我的頭顱,損毀了我頭顱之上的最后一縷生機,否則我早就已經恢復魔體,何至于弄成這副樣子?”

  話語之中透露著無盡的怨毒之意,顯然,他對于齊元齊一這對師徒的恨意已經達到了頂點。

  尤其是不久之前,他好不容易才積累起一點勢力,讓麾下收集齊了轉修功法所需資源,結果又被齊元給找到他的巢穴,斬殺了他麾下所有魔仙,逼得他不得不去西牛賀洲求助波旬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