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我的前夫是外掛 > 175 暗中之人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允和答道,“謝家的下人只鏟了路上的雪,這梅林卻沒人管,想是要留著給主子們賞看的。

  只是剛剛謝二姑娘來折花,一不小心摔了一大跤,頭都磕破了,郡王便吩咐我們將雪鏟了”。

  仇希音略覺奇怪,如果說謝嘉檬折花摔了一跤還算正常,可謝嘉檸

  允和殷勤道,“不如小的陪姑娘去折花小的可會爬樹了,姑娘看中哪一支小的絕對給姑娘折了來”

  仇希音瞧了他一眼,點頭,因著涉及到綠蘿,她這次沒帶紅蘿來,秀今又被她遣去照顧蘭十九了,只剩下個慧中,卻是不會拳腳的,折花頗多不便,有這允和在旁邊也好。

  允風聽了提著鐵鍬就湊了過來,“仇三姑娘,我也陪您去折花我,我給您捧花瓶子”

  他說著扔了鐵鍬,劈手就從慧中手里搶走了花瓶。

  仇希音,“一起來吧”。

  慧中惡狠狠瞪向允風,允風嘿嘿一笑,擠開她,跟上仇希音,“仇三姑娘,您這邊走,今天早上是允和跟著郡王的,剛剛允和叫我一起來鏟雪,我遠遠瞧見了郡王,郡王臉可黑了。

  當然,郡王每天的臉都是黑的,可今天格外黑一些,剛剛郡王是在那邊的,姑娘您可別撞上了”。

  仇希音,“”

  你到底是怎么區分出臉黑和臉格外黑的

  允風自奉命幫鳳知南給仇希音送了一回信,自覺與仇希音的交情已十分不一般,又道,“我剛剛還瞧見姑娘的白表哥來折花,抱了滿懷的,說要趕去京城送給公主”。

  仇希音忍不住接道,“他還是將梅花做成梅花糕再送去更好些”。

  “我才不會和他說”允風語重心長,“三姑娘啊,您可要長點心啊,雖說都是親戚,可親戚也有遠近親疏的,姑娘那個白表哥一看就不像好人”

  仇希音,“”

  你還好意思就叫別人長點心

  幾人一路走一路折,很快就折好了,允風殷勤道,“姑娘,我給您送屋里去”

  他說著踹了允和一腳,“你快回去鏟雪,要是被郡王發現你偷懶,你死定了”

  “不必,”仇希音從他手中拿過一只花瓶親自抱了,又示意慧中去拿另一只,“不要誤了差事,慧中,賞”。

  慧中拿出兩只素面荷包,允風開心接了,“仇三姑娘明天要是還折花,記得叫我啊”

  仇希音失笑點頭,抱著花瓶走了,不想走到七錄閣門口,恰恰與從另一邊過來的寧慎之碰上了。

  兩人幾乎同時各退一步,俯身見禮。

  見禮過后,兩人一時都沒有說話,仇希音朝他點點頭,正要繞過他進七錄閣,寧慎之開口道,“重華還未醒,不如我替你將花帶進去”。

  仇希音遲疑了一下,示意慧中將花瓶交給寧慎之,“那就勞煩郡王了”。

  寧慎之瞥了一眼她手中抱著的花瓶,重華喜歡華麗搶眼之物,明顯她懷中的那個才是給重華的,又后退一步,“仇三姑娘客氣了”。

  寧慎之伸出的雙手上處處皆是細小、已經愈合的傷口,仇希音目光微閃,點點頭,轉身往謝嘉樹暫住的廂房而去,兩人擦肩而過間,寧慎之低而微啞的聲音傳來,“小心謝嘉檸”。

  仇希音愕然停住腳步,寧慎之卻恍似什么也沒說,腳步不停的進了七錄閣。

  仇希音在原地站了一會,抱著花瓶去尋謝嘉樹。

  打簾子的丫鬟通報聲剛響起,謝嘉棉就急急迎了出來,伸手接過她懷中的花瓶,“天冷,路上還有積雪,怎的不叫丫鬟抱著”。

  仇希音笑著行禮,“這么大冷的天,九表哥這么早就來了,著實辛苦了”。

  謝嘉棉的神色比之臘八坦然了許多,笑道,“我這卻是拿著工錢的,不敢偷懶”。

  兩人相視而笑,并肩進了里間,謝嘉樹正靠在床上拿著本書看著,見她來了朝她笑了笑,“音音”。

  仇希音上前拿走他的書,嗔道,“不是說了,不許看書,傷神”。

  “剛剛是九哥在給我讀,剛拿起來”。

  謝嘉棉笑著佐證,“的確,麥芒姑娘甚是厲害,我沒來時,她都不讓樹哥兒起身”。

  謝嘉樹紅著臉低下頭,仇希音拿著書在床邊的錦凳上坐下,“九哥今年還要去院考,我給表哥讀一會,待我走了,再勞煩九哥”。

  謝嘉棉拱手告退,仇希音伸手將謝嘉樹的被子掖了掖,翻開書讀了起來。

  屋外積雪層層,屋內溫暖如春,綠梅清香陣陣,溫馨而美好,走到門口的謝嘉棉回頭看了一眼,眼中浮起羨慕之色,默默注視了一會,無聲離去

  當天晚上,白鋒再一次出現在仇希音的閨房,一臉夸張的絕望,“音音啊,你可要幫幫表哥啊”

  仇希音正在練字,聞言筆下不停,“好好說話”。

  白鋒跑過來搶走她手中的筆,“我就是在好好說話音音,你說公主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她也很欣賞我的,寧郡王都明確和我說了,只要公主點頭,他馬上給我們請旨賜婚

  可公主說她還要再考慮,考慮個鬼啊我們都認識三年了,三年的時間都不夠她考慮清楚嗎”

  三年

  三年前正是鳳氏覆滅,孝成宗被擒,寧慎之扶居庸關之危的時候。

  仇希音想了想,“公主的性子你也知道的,你在這里問我,不如直接去問公主”。

  “我問了啊”白鋒暴躁的直揪頭發,“她不說話,使勁盯著我”

  “然后呢”

  “然后我就嚇跑了啊”

  白鋒見仇希音一臉看白癡的表情,頓時怒了,“你那是什么表情公主什么樣子你不知道,她盯著你,你能扛得住”

  仇希音想了想,道,“沒試過,但只要她不動手,我約莫是能扛住的”。

  白鋒嘟囔,“忘了你是個小怪物了”。

  仇希音臉色一冷,“你若是來罵我的,大可請了”。

  白鋒連連賠笑,“哎哎,別生氣啊,你不是小怪物,是我的小祖宗行了吧小祖宗,公主也只與你交好,你就幫幫我吧再怎么說,那天你表哥沒死,也有我一份功勞吧”

  仇希音冷笑,“你還好意思說你堂堂白氏嫡長子,竟然連個江湖殺手都打不過,不是那個暗中出手的人,表哥能不能留得命在還是兩說”

  白鋒跳腳,“我那是等幕后的人出現,那人不出手,你表哥也死不了”

  仇希音懷疑看著他,白鋒怒道,“這點子小功勞,我還不至于冒領”

  仇希音輕嗤,“你這么厲害,怎么將人跟丟了跟丟了也就算了,還連對方什么來路都沒摸清”。

  白鋒悲憤了,“這是京城京城我生平第一次來,還剛進京就被你扔到了這窮山僻壤,京城里到底藏了哪些厲害人物,我怎么知道”

  仇希音朝他翻了個白眼,“你打仗輸了,也是這樣找借口的”

  白鋒猛地蹦到了她身邊,眼睛差點貼到了她的臉上。

  仇希音嚇了一跳,急忙后仰,幾乎同時,凌厲的破空聲急促響起,書案上的燭光飄曳曳欲滅,仇希音只覺眼前衣衫甩動,什么東西篤地一聲插進了木頭中,下一刻屋中的白鋒已不見了蹤影。

  仇希音驚魂不定,怔怔看向窗外漆黑的天空,一陣冷風吹過,蠟燭發出輕微的聲響,徹底滅了。

  仇希音長長吐了口氣,沒有喚慧中,自己摸黑將蠟燭點上了,舉著燭臺,四處看了看,一支羽箭穿破木質的楹聯,深深插入屋中左邊的柱子里,箭尾兀自震顫不休,周圍有暗紅的血跡彌散。

  竟是傷了白鋒

  仇希音伸手去拔,箭紋絲不動,仇希音也就沒有再試,心下卻越發疑惑,到底是誰有這般箭術,是不是那晚出手相助的人

  他到底為什么會頻頻出現在謝家,目的何在

  仇希音驚疑不定間,白鋒滿臉晦氣地回來了,帶著滿身的血腥味,仇希音一驚,“你傷得很重我來給你包一下”。

  白鋒擺手,“別我瞧著那人突然給我一箭多半就是因為我離你離得近了些,這深更半夜的,要是再來個脫衣服包扎什么的,他說不定就真的要給我來個一箭貫喉了”

  仇希音更驚,“你是說剛剛那一箭傷了你,卻還是他手下留情了”

  “多半是,”白鋒的臉色更晦氣了,“這紈绔貪官小白臉遍地走的京城到底什么時候出了這號人物

  我瞧著他肯定認識你,說不定還和你家關系十分親密,所以才會救你表哥,現在又出手警告我,還能自由出入謝家,你仔細想想,有誰符合這樣的條件”。

  仇希音遲疑了一會,道,“寧郡王,他手下的人好像都很厲害”。

  白鋒搖頭,“不可能,寧郡王這次帶來的允和、允風,允風也只輕身功夫好一點,允和強一些,但絕對打不過我,更不可能一箭射傷我”。

  仇希音提起的心緩緩落了下去,不是他就好

  白鋒喃喃,“我還是覺得是池陽公主,這世上有那般出神入化的箭術,功夫又那么好的,我只見過她和鳳姜。

  可鳳姜絕不可能偷偷跑到京城,年三十那晚,池陽公主也的確是在京中陪榮和長公主守歲,許多丫鬟都瞧見了”。

  他說著一拍腦門,“唉,算了,我再查查,猜來猜去的,簡直猜得頭都要炸掉了”。

  仇希音恍然問道,“對了,你剛剛湊過來做什么”

  “噢,我見你白眼翻得特別得味兒了,就想湊近點看,哎,我怎么說也是因為你受的傷吧,來,再翻個白眼我瞧瞧”

  仇希音,“”

  仇希音指了指那支兀自插在柱子上的箭,“那個”。

  白鋒伸手去拔,不想竟沒拔下來,頓時惱羞成怒,猛一用力,然后

  然后,仇希音就眼睜睜看著羽箭帶著整個楹聯朝白鋒砸去。

  白鋒連忙接住,放到地上,頗有幾分心虛道,“一塊板子應該也不怎么值錢吧先記賬啊我走了,你自己看著辦吧”。

  仇希音,“”

  現在是這塊楹聯值不值錢的問題嗎

  “哎,對了,你小心點那個謝二姑娘”。

  仇希音一凜,見他要走,急切下一把抓住他的袖子,白鋒跟被蜂自蟄了般猛地甩開她的手,“哎,有話好說,不要動手動腳啊”

  仇希音,“你說清楚,今天寧郡王也和我說了要我小心二表姐,到底發生什么事了”

  白鋒咦了一聲,“他竟然動了尊口提醒你”

  仇希音定定盯著他,白鋒抓了抓頭,“算了,寧郡王都說了,我也沒什么不能說的。

  我今天早上去你們家那個很有名的綠梅林去折梅花送給池陽公主,我剛進去就看到謝二姑娘在雪地里打了好幾個滾,然后就聽到寧郡王對她說:

  你兄長為逃避放逐之罰,買兇殺害親弟弟,你為一己之私便如此謀算嫡親表妹,果然是一丘之貉

  就憑你們也配和重華一般姓謝今天我瞧在重華面上,不取你性命,若你再敢起這般齷齪心思,我定叫你后悔來這世上一遭”

  白鋒說到這聳了聳肩,“寧郡王你也知道的,我可不敢瞧他的熱鬧,見了就忙忙避開了,過了好大一會,見謝二姑娘扶著丫鬟離開了,才敢進去折梅花。

  我怕他懷疑我,還特意跑去和允風說了幾句話,哎,小丫頭,我可是在幫你,你可千萬別把我給賣了啊”

  仇希音心亂如麻,她今天從謝嘉樹那里回來時,特意去尋謝嘉檸,謝嘉檸的丫鬟說她在雪地里摔了一跤,恐著涼不方便見客,她沒有辦法,只好回來了。

  “二表姐,二表姐溫婉大方,與我雖說不上十分親近,卻也沒有過嫌隙,怎么,怎么可能”

  白鋒正色道,“小丫頭,寧郡王是什么樣的身份地位又與你小舅舅十分要好,再怎么也不可能紅口白牙地給一個閨閣姑娘扣那樣的罪名。

  而且,其他不說,光看寧郡王的人品,他既然開口當面罵了出來,就絕不會是假話”。

  仇希音下意識反駁,“人品京中之人誰都知道寧郡王冷漠無情,心狠手辣”。

  白鋒怪異地看著她,“冷漠無情,心狠手辣那也是對韃靼,對那些個朝廷蛀蟲難道對那些人渣敗類也要心慈手軟,慈悲為懷”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